tvb纯熟意外分集剧情介绍(1-28集)大结局粤语全集

来源:深窗综合 | 2016-05-30 16:56 编辑:陈达

分享到:

tvb《纯熟意外》将于5月30日晚开播,剧中51岁的吴启华和24岁的蔡思贝于剧中有暧昧关系,而李施嬅则分饰3个角色,与吴启华及黎诺懿有感情戏。

tvb纯熟意外分集剧情介绍(1-28集)大结局粤语全集

播出时间: 2016年5月30日20:30(》》》tvb纯熟意外播出更新时间

播出平台: 翡翠台

导演: 陈耀全

编剧: 林丽媚

主演: 吴启华 / 蔡思贝 / 李施嬅 / 黎诺懿 / 曹永廉/ 更多...

类型: 剧情

制片国家/地区: 香港

语言: 粤语

集数: 28

单集片长: 40分钟

tvb纯熟意外分集剧情介绍(1-28集)大结局粤语全集

第1集 - 乔文杰初次相遇殷然

乔文杰在梦中看到自己一身戎装打扮,紧随一名高贵女子快跑,冷不防一支箭射过来,文杰中箭倒下,该女子也中箭,倒在他身边,耳语二人缘尽,文杰惊醒。  殷然等待父母前来参加她的大学毕业典礼,突然接到他们遇上车祸的死讯。四年后,殷然上班途中遇到大厦一单位发生爆炸,停车时车身被另一辆车刮花,她拍下该车的车牌,然后赶往医院。离开医院时,她见到文杰跟弥留病人话别。  理赔调查经理许洁莹介绍两位新入职同事何智聪和杨梓枫。  文杰刮花殷然座驾  殷然在网上找到刮花她座驾的车主张克莱,他是文杰的管家。殷然打电话找到克莱,克莱知道是文杰刮花殷然的车,答应与她见面商讨赔偿。克莱在餐厅外见到殷然,忽然另有打算,打电话另约日子见面,殷然答允。  洁莹受两间保险公司委托,调查数天前大厦爆炸案,当中牵涉肇事单位住户邓爱君和对面单位住户程怀两宗索偿案件,殷然和梓枫到爱君的单位调查,「老鬼」调查员黎一鸣和智聪则去程怀的单位调查。  实习督察莫晓彤提供初步资料,是爱君煲汤漏煤气引致爆炸,波及对面单位,但一鸣查得程怀体内含毒品成分,而爆炸的威力令他倒在板车上,再滑向墙致撞断颈身亡。  疑世文杀妻骗保险  殷然向爱君丈夫翁世文调查,发觉他年轻、衣着入时,戴新款名表,又有年轻女伴相陪开派对,觉得不寻常。  洁莹向一鸣和殷然追问调查结果,一鸣认为程怀之死非诈骗,殷然则觉得世文有杀妻骗保险之嫌,决定跟踪他,一鸣帮忙。殷然向钟点女佣霞姐调查,知道世文和程怀未婚妻关慧美熟稔,慧美常讲爱君是非,殷然相信爱君和世文非如表面般恩爱。  克莱未有理会殷然电话,他要文杰自己处理刮花汽车之事。殷然终于与文杰相见,觉得很面善,猛然想起曾在医院见过他,并原谅他因赶往医院而一时大意,文杰愿意赔偿殷然的损失。  文杰爱君关系暧昧  克莱关心文杰见完殷然有何打算,鼓励他与殷然交朋友,更给他看有关殷然的资料。文杰看至天亮,他决定不移民冰岛,留在香港。文杰有点犹豫,克莱认为女人的事难不到他。  梓枫找到爱君近月的通话记录,殷然发现文杰与爱君每日通电话。调查公司秘书洪兆恒从闭路电视中,发现文杰在案发前曾在大厦出现。殷然到厨艺班调查文杰,他甚受一众阔太欢迎,说要见识他的靓煲,文杰邀请她们和殷然到家里吃饭。文杰向殷然透露,爱君经常向他讨教烹饪心得。  殷然得悉女途人关慧美已甦醒,但她连自己姓甚名谁都想不起。文杰又在医院出现,竟认识慧美……

第2集 - 文杰、殷然合查「煲爆」意外真相

殷然翻查慧美被铝窗砸伤的录影带,发现有人将名牌煲挪开,殷然觉得有可疑。一鸣在案发现场,遇到程怀的女友王媛媛,得悉他们打算下月结婚。慧美在医院看到大厦爆炸新闻,忆起事发经过,偷偷离开。殷然到医院追查慧美,发现她已离开。殷然後来遇到文杰,求他带她到慧美家,抵达楼下时,一辆车子突然冲出,几乎把殷然撞倒,幸文杰及时勇救。二人跟踪该车子至码头,便失去其踪影,突然有辆车从天而降,冲落海裏,殷然想跳海救人,被文杰阻止。警方打捞汽车时,不见慧美屍首。文杰设法接近殷然殷然报告指爱君家裏爆炸是慧美一手造成,她先让程怀吸毒,然後灌醉爱君,造成家居爆炸。爱君虽被谋杀,世文仍可获赔偿,而程怀的妈妈同样也可获赔偿,至於慧美明显是诈骗保险,故没得赔。殷然收到世文将爱君的名煲作义卖的消息,专诚到场看看,其间有感世文仍然很爱爱君。适逢文杰也到场参观,他带殷然到一间传统茶楼饮茶,二人谈笑甚欢。餐後文杰想陪殷然回家,但遭拒绝,文杰告诉电话中人,要殷然上他的车得另想法子。翌日,文杰发现殷然的四轮车胎都爆了,以为可送她上班,可惜再遭拒绝,文杰只好另找藉口陪她同行。怀疑家伟正康合谋殷然行经一间吉铺门外,惋惜餐厅结业,指它是父母与自己的儿时回忆。洁莹分派两个任务,其一是查索偿人何家伟的腰伤,另一是地盤工人朱自强工作时脑中风身亡。智聪取了自强个案,殷然则追查家伟。殷然监视家伟,见他等车时走路很慢,且用手支撑着腰,状甚痛苦。当下了车後,家伟却健步如飞。殷然怀疑家伟与物理治疗师张正康合谋骗赔偿。其时梓枫刚巧拗伤脚踝,殷然带他到诊所看病,听到护士林可敏接到家伟电话预约。殷然引开可敏,查到家伟每次都预约最後一个看诊。正康知道梓枫工作时弄伤韧带,指可为他申请保险赔偿,梓枫趁正康离开治疗室,在枱底装上偷听器。家伟跪求可敏原谅一鸣和智聪探访自强遗孀,强嫂一人独自照顾两名幼儿,境况凄凉,言语间智聪寄予安慰。一鸣责备智聪,指说话不能有偏差,要保持中立态度。智聪觉得一鸣冷血,没同情心,拂袖而去。一鸣反思自强非工业意外身亡,自觉做法合情合理合法。梓枫请假,另一调查员麦永祥接替梓枫工作。殷然继续跟踪家伟,见他到水晶店买礼物後,再到诊所送给可敏。之後家伟又来到屋苑等可敏放工回家,可敏要与他断绝来往,家伟跪地求原谅,引来不少人围观,可敏气极掴了他几个巴掌,文杰突然出手阻止。殷然目睹整个过程,欣赏文杰抱打不平的性格。

第3集 - 殷然目击古玉械劫案

一鸣和智聪到地盘调查,知道自强当日托住风炮一口气走上二十三层楼。一鸣也步行上二十三层楼,明白自强致死原因。他在报告上讲出自强是家庭经济支柱,建议保险公司发放恩恤金予强嫂,助他们度难关。殷然好朋友杨言爱又来她家中寄住数天。殷然查出正康与可敏拍拖,怀疑他们和家伟合谋骗工伤赔偿。殷然在回家途中,见已结业的餐厅重新开业,变成一间怀旧风格的「乙杯」餐厅,她入内看看,发现是文杰和克莱重开餐厅,欣然感激。可敏贪心人财两失殷然与梓枫扮作情侣,在家伟面前争吵不休,梓枫向家伟诉苦,家伟也向梓枫讲述他与可敏相恋不够一年,女方便提出分手。殷然再跟踪正康到乙杯,他向可敏求婚,可敏应承。家伟气冲冲赶至,见到正康便打起来,结果二人入院治疗。正康认为可敏一脚踏两船,拒绝原谅她,还取回求婚钻戒。可敏等待家伟,表示陪他回家,家伟亦不上当,并取回送给可敏的手链。殷然终于完成家伟的工伤赔偿个案。永祥的珠宝鉴证欠签名,殷然自愿代他前往。鉴定师签完名,殷然看见好朋友杨言爱在场当模特儿,便留了下来,又遇见文杰。幪面匪徒械劫珠宝文杰介绍一套名为天颂的翡翠首饰的历史,其中一件同心璧价值连城,殷然听得津津有味。文杰介绍完天颂,殷然意犹未尽,与他到餐厅继续畅谈至黄昏,才想起要交报告,请文杰送她返公司。文杰的车本来尾随押送车,一辆密斗车忽然从后高速驶至,押送车闪避不及冲出天桥直堕地面。三名押送员打开车尾门爬出车外,遭三名戴面具的匪徒持枪射杀,取走几个金属箱。速递电单车司机吴耀达主动救人,文杰和殷然也赶来急救,但耀达听到警车响号迅速离开。殷然在警署重遇大学同学孙文彬,他是负责此案的督察。文杰搬到殷然所住的大厦。殷然调查古玉劫案文杰在梦中见到一名女医生救人的背影,克莱知道他又发梦,有感而发,指「她」一直在他身边,叫文杰不要错失机会。对于古玉械劫案,克莱直觉与殷然有关。果然殷然接获这宗保险调查,她与一鸣到钱凯丰所开的珠宝店查探,凯丰已预备一切文件,更透露失窃的天颂是传家之宝,对被劫十分心痛。一鸣指珠宝店的处理程序表面没有漏洞,反而更可疑,于是向警方索取资料。殷然到乙杯饮茶,向文杰打探凯丰资料,文杰跟他不太相熟,认为克莱可帮她打探黑道市场有否放售珠宝首饰。此时文彬传短讯找殷然,殷然赴约。

第4集 - 殷然被劫案首脑捉走

文彬向殷然透露警方锁定两个目标,其一是凯丰前雇员郭子轩,另一是速递员耀达。智聪查得押送员何华近期常到澳门赌钱,殷然认为他可能是内鬼。警方已拉耀达审问。离开调查室时,耀达情绪激动,文杰怕他伤害殷然,出手制服。耀达离开警署时,不停被其姐指骂。耀达被公司辞退,顿感头痛,两名便衣警探上前查问,耀达发难抢走便衣佩枪狂奔。文杰与殷然追至,耀达已爬出天桥外,文杰劝告他,耀达曾放下手枪,却露出绝望神情……文杰回头看见文彬。文杰觉得文彬可疑殷然失落,克莱劝文杰陪伴她,文杰认为要给对方空间。文杰送殷然上班,见她在车裏睡着,静静为她盖上外套,心想只要留在她身边,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一鸣从警方得到资料,耀达是畏罪自杀,然而殷然相信耀达无辜,要还他清白。殷然找文彬了解,文彬知文杰非殷然男朋友,觉得仍有追求机会。文彬接报,子轩已返香港,他派人跟踪,发现案发当日,子轩接待大陆客有不在场证据,殷然对案件又走向死胡同感到沮丧。文杰一直思索耀达自杀当日文彬为何出现,要克莱去澳门调查。文彬何华赌钱认识殷然捧着一堆衣服遇到文杰,又接到文彬电话,文杰愿代她送去洗衣店,岂料殷然的手表扣断裂,文杰主动帮她拿去修理。文彬表示发现三名南亚裔人屍体,身旁有手枪,手枪的弹导痕迹与押送员的子弹脗合,而且天颂有耀达指纹,文彬指耀达是案中主谋。克莱找到文彬和何华一同赌钱的片段,文杰假设他们在赌场认识,由何华做内应。克莱查出文彬赌瘾大,早前输了几十万,案发前已还清,现时又欠下一大笔。文彬发觉殷然跟踪他,把车驶至小巷摆脱跟踪。待殷然离去後,文彬驶出小巷,却被黄雀在後的文杰再次跟踪。殷然离开公司,文彬已在楼下等她放工。殷然接到电话,告知对方与文彬返家吃意粉。文杰找言爱借用殷然家中的门匙。文彬策动珠宝劫案 文彬到了殷然家,静静走进她的房间搜索,突然听到文杰的声音。殷然质问文杰何以有她家门匙,向文杰大发雷霆,文彬迅速离开。凯丰与文彬碰面,质问他找到同心璧没有,文彬表示搜过耀达和殷然的家,均一无所获,相信有人收起同心璧。这日,他骗殷然到郊外树林打晕。殷然醒来时,方知文彬是劫案主谋,这时文杰打电话来,殷然向他求救,待文彬与文杰讲电话时,她随手拿起摺櫈打中文彬,乘机逃跑。文彬亦步亦趋至郊外,准备枪杀殷然,此时文杰赶到,要求放走殷然才交出同心璧。文彬取得同心璧後,反口追杀二人……

第5集 - 言爱追贼遇袭昏迷

文杰分析因为文彬染上赌瘾,欠下一大笔债,而凯丰投资失利,加上何华输钱,三人一拍即合,上演一场械劫案。何华起贪念,将同心璧据为己有,换成赝品,受伤时,将真品放入文杰的衣袋内。文杰早已怀疑文彬有可疑,加上他帮殷然送衣服到洗衣店时,发现同心璧,所以肯定文彬是主谋。文杰与殷然吃过晚饭回家途中,一辆跑车驶至,司机示意斗车,文杰没理会,跑车开走,而一鸣则边开车边叫跑车司机勿开快车。诗英康乔天作之合殷然除下GPS手表,令文杰再也侦察不到她的位置,不禁赞赏她的才智,克莱要他珍惜殷然,文杰淡然一笑。两辆的士相撞,司机连乘客等十二人追索第三者保险赔偿,洁莹委派一鸣调查。一鸣到车房查探,修车师傅检验马虎,他已觉车房有心骗保险,并发现其中一名士司机在工伤赔偿期间,竟然揸另一辆的士开工,又很快写好车保报告。殷然知道言爱有车展表演,到场看见人头涌涌,他们都是为影星蔡诗英而来,岂料她临时缺席,改由同公司、名气次等的Chloe代替。殷然看不到展出的汽车。言爱把殷然的电视关掉,改听电台节目,主持人是诗英的丈夫康乔,言爱大赞二人是天作之合。Helen托文杰放售首饰言爱取笑殷然跟文杰恋爱,殷然坦言对文杰只有好感。言爱到电视台追看诗英,偷偷走到她的私人化妆间,突然听到诗英大叫,一名戴口罩的黑衣人拿着染有血迹的刀走出,诗英大腿上现出一道血痕,言爱立即追捕黑衣人。正当言爱几乎捉到黑衣人之际,却被他用刀划伤手,由楼梯滚下昏迷。诗英母亲Helen带了几件首饰给文杰代为放售,克莱向殷然透露Helen将诗英当摇钱树。Helen接到电话匆匆离开,而殷然也接到言爱入医院的电话,於是和文杰赶到医院。文杰和殷然经过病房听到诗英和Helen大吵,Helen愤然离开,诗英伤心痛哭。Helen诗英关系变差智聪和殷然负责调查诗英的意外受伤,一鸣接车保个案。兆恒透露Helen为人贪钱,与诗英关系差。殷然知道诗英买了两份保单,一是人寿,受益人是Helen,另一份是保双腿,受益人是她的经理人John,而她和John的合约快满。殷然到医院探访诗英,见言爱在诗英的房外徘徊。她向John道明来意,John邀她们入内。John已预备了有关文件给殷然,此时收到广告商电话要求换人。言爱怀疑诗英受伤是她的影迷守神者所为,他对诗英很疯狂。殷然从克莱处得知诗英人气下滑,与Helen关系变差,Helen急需要钱,所以将首饰变卖。

1 2 3 4 5 6 下一页

分享到:

精选图文
博评网